耳科临床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426|回复: 10

重庆,又一个江湖驿站(原创)

[复制链接]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发表于 2019-4-9 05:16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岳文龙 于 2019-4-9 05:43 编辑

       2018过去了,一些人与事却不能随风而逝,扎刺着我那颗并不年少的心灵。2018,我的本命年。按老辈人的说法,这年要有不少的忌讳,否则,会有厄运降临。对这种坊间的说法,我始终是将信将疑,一直没有放在心上。过去的2018,一年的四季里,倒霉的事情接连不断,让我不得不审视过去的坚持。其实,这些年来,我不太信邪,很少听信身边的劝说,仅凭着自己的感觉走将过来,生活中倒也没有大起大落,也称得上顺风顺水。这个2018年,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,还是日落西山的光景,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却改变了生活原有的轨迹。这个本命年里,经历了许多的沟沟坎坎,生活里充满着跌宕与起伏,我好似走在坦途上意外跌了一跤,疼痛切骨,好久好久挥之不去。论坛里,活跃的老药不见了,甚至连一个水花都翻不起来。老论坛,越来越老,以至于文字断断续续,图片也残缺不全,最后的最后,连我自己都不愿意光顾,也少有笔墨挥洒。儿子,论坛的创始人。有一天,他实在看不过了,给我注册了一个新的论坛,然后,像蚂蚁搬家一样,不厌其烦,将老坛子里的帖子一点一点移到新的论坛。儿子不是我们的同行,如今也有了自己的一份工作,之所以这样,完全是一种义务。当然,我也知道这是他的一份孝心,实指望我能够继续自己的初衷,同时,也方便同道们共享与交流。直到今天,他还是如同愚公一样,每有闲暇之余,还是会如此作为,而我想告诉他,谢谢大头儿子,谢谢你给我的那份支持! 恰值2018年,这份礼物更显得难能可贵。

1.jpg



4.jpg



2.jpg

图 1. 2018,我的本命年

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9 05:26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岳文龙 于 2019-4-10 04:10 编辑

        2018年盛夏,珠海的天气并不热,经常会有不期而至的风雨,形容为气候宜人并不过分。对于老药而言,着却是一场厄运的开始。进入六月,医疗市场疲软,资金周转不灵,公司和医院工作难以为继,我便辞去了院长的头衔。再后来,开始了拖欠薪水,员工纷纷离去,日常工作难以为续。辞工后,我来到深圳谋得生计,新的东家也是一家号称三甲的民营医院,入职后才发现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,设备简陋,技术落后,人际关系十分复杂。我,不可能因斗米折腰,于是乎与那所医院说了拜拜。告别了珠海,回到广州的家里,赋闲下来,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未来。中国之大,怎能容不下我老药,找一个东家打工养家,也并登天之事。那段时光里,看看书,写写字,时而提起水壶浇浇花;下雨的时节,落座书房,看着雨水打在窗户上,顺着伯里流淌下来,划出一条长长的水印。每逢这个时候,我的心里不免生出一丝的惆怅,会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,勾起一些过往的心事。


14.jpg

图2. 因欠薪,人们相继拜拜


5.jpg


6.jpg

图 3. 无奈与徘徊


7.jpg

图 4, 唉,任其自然吧



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9 05:36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岳文龙 于 2019-4-9 06:39 编辑

       经介绍,来到巴地供职。新的地方,新的工作,同事与医院都是崭新的,我迎来了一派新的景象。踏上渝中大地,高耸的大楼拔地而起,浓雾笼罩着整个城市,雾都的称谓真的是名不虚传。踏进医院大楼的那一刻,我默默地对自己说。但愿这就是我停下脚步的地方。转眼到了节前,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也不算长,说短也又三四十个日日夜夜,就这样不知不觉里过去了。那个深夜里,我突然感觉腹痛难忍,左下腹有一个拳头的的肿块,明显的压痛。直到凌晨1时许,症状无明显减轻,即来到重庆大坪医院求治,经过腹部CT扫描,诊断为腹壁血肿。啊,一场虚惊,还以为是急性腹膜炎呢。次日查房时,同事说我反应异样,又行CTA检查,京大坪医院神经内科诊断为大脑中动脉狭窄,建议接受脑血管支架手术。闻听此言,我十分震惊,原来并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情况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我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即刻打包行囊,偕老婆返回了家乡河南。顾不得一路的风尘,回家的次日就住进了功能神经外科,安排医生接受DSA和PWI成像检查,远程会诊后得出结论,尽管大脑中动脉狭窄,但是,侧枝循环存在,不影响大脑血供。因此,认为不需要进行脑血管支架手术。唉,又是一场虚惊!至少,不需要接受这样的高风险治疗,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。住院期间,又发现血糖水平较高,日常控制的不好,也因此转到了内分泌病房。就这样,一来二去时间就到了2019年的元宵节。



17.jpg


图 5. 新的岗位,新的环境,自然有新的开始



9.jpg
图6. 夜半五更急救车



10.jpg

图7. 匆匆送往急救室


8.jpg
图 8. 我,也当了一回病人






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9 05:4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
       最后,经过一个多月的调理,病情总归有了一个缓解,便又开始走串江湖。再次来到了那所医院,正赶上眩晕中心的建立。应院方力邀,担纲中心的主任。至此,才算安定了下来。回过头来一看,论坛里都快摇长出荒草了。连着几天在看,不仅游客廖廖,而且,几近没有帖子和回应。看到这里,我不禁感叹着时光的虚度,不该,真的不该呀! 新的东家,位于大西南重镇-重庆的腹地,两江交汇,民风淳朴,人杰地灵,虽不能够与广州和深圳相比,却也是别有洞天。这家医院开业于2018年6月,21层大厦高高地耸立,耳科设施齐全,诸如纯音听阈听力计、声导抗、多频稳态、听觉脑干诱发电位、耳蜗电图、前庭诱发肌源电位、中脑与皮层诱发电位、视频眼震图等,应有尽有,而且,这些听力学设备还都是丹麦名品。尽管薪水不算高,地区称不上很好,市场还需要开发,但是,仅仅就这些设备而言,足以吸引我顾不得很多,毫不犹豫参加到了这个团队。老药,已经不再年少,也会有瞻前顾后的裹脚不前,也会心有余而力不足,也会有坐养天年的想法,但是,无论如何也难忘初心,还是被那些东东所吸引所陶醉,读书与工作依旧是生活的主线,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年龄。与那些同事们一起工作,我不再觉得自己是夕阳与黄昏,每天的早出晚归,事事躬亲,还是我的原来做派。难怪节日里省亲,见到挚友战时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老药还这么年轻!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9 05:5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岳文龙 于 2019-4-9 08:09 编辑


       尽管离开月余,走进医院,还是感觉到了变化。大楼还是那座21层的大厦,巍峨屹立,个人诊室却有了调整,不仅挂上了醒目的牌子,上书“眩晕中心”四个大字;我,也有了一名年轻人做助手,帮助料理日常工作中的琐碎,这倒省了我不少的用心与时间。我的医助,年方二十有余,中等身材,梳着一头乌黑的刘海,白净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大大的眼睛,忽闪忽闪的,透出了无限的灵光。他,有着年轻人的活力,时而指敲键盘,发出有节凑的声响,时而,随着他的走动,会传来一串串轻快的脚步,他爽朗的笑声常常绕梁回荡,给工作营造着轻松的气氛。当然,他刚刚入道,尚缺少应有的专业见识,但是,却能够做到处处留心,认认真真对待每一个患者,甚至病历中的每一个字眼每一个符号。其实,仅有短短的月余,他已经能够熟练地书写门诊病历,成为我不可多得的小帮手。因于他的名字里有一个“冬”字,所以同事们叫他冬冬,而我却总是戏称他为“小冬瓜”。每每这样一叫,便会有他的一声清脆回应,接着一阵脚步声响过,那张稚囵的面孔就出现在我的面前。这就是我的医助,一个活生生的小青青。实话说,小冬瓜的绰号也是我随口而出,并没有引经据典煞费,但是,后来却让我有着不少的诠释。冬天,正是我返回雾都的时节。这个冬天里虽有浓雾细雨,却少有漫天的飞雪,也没有彻骨的严寒,然而,久病初愈的我,巧遇了这个叫冬的助手,也算是一种可望而不可求的机缘,生活和工作也因此有了些许的惬意。他,像冬天里的一把火,将寒冷驱散带来温暖,可谓这个冬天里的初春。小冬瓜,让人联想到了满地的瓜藤,身披着绿叶,相互缠绕,小小的青瓜藏身其中。小冬瓜,个头不大,浑身毛绒绒的,仔细看去,方可窥及本来的圆润与青绿。小冬瓜,没有成熟,带着一些雉幼,滚圆滚圆的,缺乏成熟,十足的生瓜蛋蛋。我,喜欢与青年人相处,因为他们身上充满着激情,直截了当,缺少隐晦与深沉,如同一本翻开的书那样,叫人一目了然;我喜欢简单的方式与人交流,而青年人多具有这样的秉性;我推崇法国细菌学家巴斯德的做派,单刀直入不做虚功,这样不仅节省了自己的时间,也对别人的生命是一种尊重。冬雪里,小冬瓜绿色尽藏,唯有未有的就是那皑皑的银白,还有呼叫而过的北风,而绿绿的青芽不畏严寒,张扬着自身的独特,给这个冬天带来了初春的盎然。此时此刻,小小医助,不老的冬瓜,岂不正是这种大自然的形象写照。


11.jpg

图 9. 医生与助手


13.jpg

图 10. 冬之姣


wKhQvFJObXeEQGjFAAAAAHaC800986.jpg

图 11. 小小的冬瓜


3.jpg

图 12. 心中默默的期许




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9 06:4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岳文龙 于 2019-4-9 06:50 编辑


      《 梅尼埃病的外科治疗 》是我这些时段一直在写的东东,当然,还有关于《前庭神经炎的诊疗问题》的文字。其中,前者是我的专业倾诉,包含了很长时间以来对于这个问题的学习与体会,还有一些穿插其中的不成熟的看法。说道梅尼埃病,这是一种常见的耳病,无论是那个级别的医生都难以回避的问题,但是,一说到该病的外科治疗,不少的同行们就会嘎然却步,潜台词是这种手术过于高深,据离我们还很远很远。其实,这篇文章内也包含着相当的篇幅来讨论梅尼埃病的诊断与保守治疗,甚至眩晕的基本知识。因此,即便是断章走马,也会有自己的收获,不信的话,都来看看。其次,前庭神经炎是一个不新的话题,无论教科书还是各色的学习班里,都屡见不鲜。但是,我的帖子包含有我的讨论,自然也有鲜为人知的内容,当然,还是走的大众路线,以求更接地气,服务于广大朋友们。

       本来,随着《眩晕中心》的成立,临床工作与科普宣介也相继进行,我们对全体员工进行了眩晕相关知识的培训。我,原计划分为五次讲座,每次大约1小时。题目分别是《前庭系统的功能解剖学》(1)、《前庭系统的功能解剖学》(2)、《梅尼埃病的历史与现状》、《前庭神经炎的诊疗问题》和《说说耳石症》。但是,培训进行到第三次后,医院再没有后续安排,我也暂时停下这部分工作。那么,朋友们会问老药现在在做什么?哈哈,没有闲下来,在写两个内容,《 眩晕的徒手检查法 》和《 眩晕的实验室评估技术 》。其实,原计划写给两类朋友们看的,前一部分的读者主要限于基层耳科医生,没有相应的平衡功能评估设备,却要应对眩晕的挑战,只有通过诊室内的用手检查,来进行筛查、诊断与治疗;按照循证医学的原则,每每在医生首次接诊眩晕患者时,进行相关的物理检查是必要的,而这些内容就是这个阶段的基本内容。写帖子,我更看重让读者理解,并在实际工作中加以应用。因此,《眩晕的徒手检查法》条目简洁,内容通俗,其中讲述的方法和道理也很是一般一般。这些道理,还有这些方法,朋友们看了听了以后,会说原来眩晕并不复杂,倘若大家用心,解决的办法就在自己的手里。另一个姊妹篇《 眩晕的实验室评估技术 》的读者对象是那些年轻的医生,还有刚刚装备设施,还没有真正上手的同道们,他们面临的是尽快了解这些设备和这些结果背后的故事。当然,老药的帖子自有老药的风格。其一,简单,让朋友们一看就懂,甚至平白直述;其二,明了,除了知道其然,还知道一点点所以然;其三,实用,贴近临床工作,解决实际问题。或许这些内容难登高雅之堂,但是,能让更多的同事们学以致用,不是也挺好!置身于论坛,用帖子告诉我的存在,讲解我的学习与体会,听取来自于多方面的见解,我也会有一种认识的提高。

0

主题

6

帖子

17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72
发表于 2019-4-13 22:51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已久了,岳老师。很喜欢你的文章。希望尽早拜读《眩晕的徒手检查法》和《 眩晕的实验室评估技术 》。
前庭神经炎 那篇文章继续更新呀,千万不要中断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DFYYJZKZJZ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4-14 05:56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你的光临,我会尽快完成那篇帖子的。

0

主题

1

帖子

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
发表于 2019-4-27 11:58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好,岳老师,我是中山市小榄人民医院康复科的王秋梨,我关注您耳科临床已久,我们想邀请你讲课,我是否可以要您的联系方式,非常感谢!我的微信149023176,email:149023176@qq.com。期盼您的回复!谢谢!

13

主题

30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5-9 05:3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,已通过电邮发过去了,现在重庆市仁品耳鼻喉医院供职。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耳科临床 ( 粤ICP备17114924号 )

GMT+8, 2019-6-16 11:57 , Processed in 0.101797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